春天的破碎瞬间——爱你而你不知道
首页 > 两性知识> 正文
2021-05-05 15:48:54 来源: 两性健康 点击: 

春天的破碎瞬间——爱你而你不知道

one

我是在十九岁时爱上的冉小染。

冉小染那时是很多男生迷恋的女孩子,我比别人晚上一年学,所以,他们十八岁时我十九岁,但我聪明好学,这得益于那些美丽的女老师,她们一夸我我就蒙了,然后努力地学习讨她们的欢心。

那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好色的,但后来我明白,我是好色的,十多岁就喜欢给美丽的女老师送红苹果,后来冉小染说,你肯定前世是个花花公子。

十九岁之前我根本不曾注意过女生,班里的女生都长得和蚕豆一样,圆圆胖胖的,况且,脸上好多青春痘,这让我想画她们都没什么灵感,对了,我是画家,在成为画家之前,我是每天去少年宫学画的男孩儿,是父母让我喜欢上这件费钱费事的事情的,后来他们后悔了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我迷上了画画,从高更到毕加索,我非常愿意当画家的另一个原因是,我喜欢看女人的裸体。

这么说比较流氓,可我真的喜欢。我第一次画女人裸体画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,那是我刚考上浙江美院的时候,大一,绘画课上,她很坦然地在我们面前脱去衣服,我的画笔有些颤抖,眼睛有点发热,她微胖,肚腩上有折子,可她很美丽,坐在那里,眼睛似平静如水的湖,我知道,她是一个老模特,可我是刚刚画人体啊。

我感觉什么东西被抽紧了一样,我绷着,一点点地觉得有什么上升哩,我张着嘴,感觉呼吸有点急促。

后来我渐渐习以为常了,直到遇到了冉小染。

冉小染的出现简直如一道闪电,即使见多了太多人体的我也是非常惊艳,那么性感而匀称的身段,一米七吧,饱满的乳房,似一朵花一样怒放着,双腿笔直修长,她的长发如海藻一样垂下来。

她是大一的新生,我们的老师看上了她的黄金比例,于是请她来做模特,这个学设计的女生,成了浙江美院油画系男生的众矢之的。

那时我们已经谈了很多次恋爱,并且,用曾定男的话说,我们早就曾经沧海难为水了。业余时间画画赚的钱全用来泡酒吧和泡女孩子了,我们常常带着女孩子到杭州乡下去住,那里的油菜花开得极为灿烂,那些女孩子单纯得很,她们非常崇拜画家,但她们不知道,画家流氓比较多。

我是大二时失身的。

我记得那个女人的胸很饱满,其它的印象不深了,她比我大八岁,是一个纺织厂的女工,业余时间跑来当模特。当我要求单独画她时,她说好呀好呀,那时她离了婚,比较寂寞,我们在画室里画了一个小时,她说,累了吗杨林,我带你去吃饭吧。

她带我去吃烧鹅仔,我知道她挣钱不多,但她居然请我吃了烧鹅仔,我们喝了一点点酒,喝完酒后的她脸似桃花,她问我,杨林,你觉得我美吗?

27岁的她还算美丽,她那时还没有生过孩子,老公有了新欢然后扔下了她,她的脚在桌子底下勾住了我的脚,我很局促,她挨紧了我,脸上扑着酒气说,去我家吧,我一个人。

“我一个人”在夜里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非常暧昧吸引,我毫不犹豫地和她上了公共汽车,在车上她就贴得我很近,我能闻得出她嘴里的气息,在那个春夜里,似一只猫。

结果我失了身。那是一次很无聊的事情,事后我根本不愿意回忆,因为基本上是失败的,我没想到自己这么无力无助,怎么会这样?

后来我想了想,我可能是不爱她,不爱一个女人,怎么可能做得好呢?

但到最后我终于明白,有时候,做爱和爱情没有关系,我没有和冉小染做过爱,但我得承认,我最爱的人是她。

two

冉小染的出现引起了轩然大波,大家都摩拳擦掌要把她拿下,其中决心最大的就要属曾定男了。这个油画系的才子不仅长得风度翩翩,而且画画得极好,大三时,他的画已经能卖到一千块一张了,而那时我们的画根本无人问津。

他天天跑到设计系女生楼下嚷,冉小染,冉小染,冉小染。

冉小染就探出脖子来,然后很安静地笑着。有时我会跟着曾定男去,当冉小染探出脖子来时,我的心跳很厉害,她那么美丽,细长的颈子如天鹅一样,她的长发那么黑,柔柔地披下来,我看过很多女人的头发,我姐姐的头发比眼睫毛长不了多少,我妈的头发又少又黄,可冉小染的头发那么黑那么亮,后来我看到给宝洁公司做广告的女星,她们的头发根本赶不上冉小染,是的,那不是一个档次。

曾定男追求冉小染追得厉害,今天送香水明天送皮鞋的,那时淑女屋的裙子刚刚上市,曾定男就把那些贵得不像话的裙子买下来送给冉小染,冉小染穿上那些裙子更漂亮了,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恋爱了,他们走在一起也确实很靓,金童玉女的一对。

我有点看不起冉小染。

因为曾定男是我们宿舍里最花心的男人,他对一个女生的热情不会超过三个月,他挣来的钱全用来讨好女生了,我以为冉小染不是这样的人,但她也是物质女孩子,居然收下那些香水、口红和丝袜,居然跟着曾定男来到我们宿舍,听我们说荤段子,听我们说那些脏字。

我真不理解。

所以,我不再理冉小染,她什么时候来了,我都装做有事出去,路上遇到,我也不曾和她说过话,但我知道,我是这么爱她,爱到快要神经。

我不再和别的女生打情骂俏,不再轻易地爱上谁,我画了很多画,画得全是她,我写了很多情诗,诗中的女主角也是她,我变得多愁善感起来,变得喜怒无常起来,有一次喝醉了和曾定男打了起来,仅仅因为他把我的床铺搞上了一点油彩,其实,哪里是油彩的事情。

three

大四时,曾定男终于厌倦了冉小染,他们分了手。

我非常兴奋,晚上一个人跑到校外的小酒馆中去喝了个烂醉。我准备明天就去找冉小染,告诉她我有多爱她,那个夜晚我那样设想了自己的爱情,从此,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人,为了她而努力。

喝多了我到了宿舍看到了曾定男,我问他为什么和冉小染分了手?他嘻嘻哈哈地说,女人嘛,还不是衣服,穿旧了就要扔的。

那句话惹恼了我,冉小染在我心中是我的宝贝,他却说扔就扔?我挥手就打了过去,他扑过来,我们扭在一起,他骂我,瞧你个小瘪三样,你是不是暗恋她?她说过,即使没有男人爱也不会爱上你的。

我呆了,这是冉小染说的话?自卑感让我发了疯,我和曾定男拼命了,他高我十公分,瘦弱的我在他手里犹如一个生了病的小柴鸡,他不费什么力气就把我打倒了,我脸上流了血,他哼了一声,小瘪三,就你,还想和我争风吃醋,告诉你,我扔了的东西也不会轮到你。

桌子上的水果刀闪亮着动人的光芒。昨天,我还用它削过水果,我抄起了水果刀,发疯一样刺向他,我刺瞎了他的眼睛,我想,这一辈子,他休想再看到冉小染,这就是我的想法。

他捂着眼睛狂叫着,我有点发呆,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

那天晚上,我被警车带走,在警车的呼啸而过的时候,我知道自己闯祸了,这一切,因一个女人而起,而这个女人,根本不知道我这么爱她。

我这么爱,爱到为她拼命了。

从看到她第一眼起,我就知道,这是一场劫难,她光滑的身体,平坦的小腹,安静而美丽的眼神就成了致命诱惑,我无力自拔。

我和曾定男被学校开除了,同时我被判了五年。

五年之后我出来,我已经二十六岁了。

four

我的表哥在上海搞装修公司,表哥说,上海的钱和纸一样厚,只要低一下头,就可以随便拣起来。表哥很有势力,上海那些五星级酒店好多是他装修的,表哥说,来跟我干吧,杨林你这些年太背点了,你为什么刺人家眼睛?

没有人知道我为冉小染刺的曾定男的眼睛。曾定男的眼睛彻底失明了,他去了一所中学,在那里教孩子画画,这是后来同学们告诉我的,我后来挣了很多钱,然后不断地寄给他,他是被我毁掉的。后来他娶了一个中学的化学老师,我放出来时,他已经生了一个儿子。

责任编辑: 性与健康生育